传统IDC消亡之后的云计算服务如何破局?

云计算的概念虽然诞生多年,但从云端回归人间却颇有一番沧桑,当年甲骨文的Larry Ellison没少在Youtobe上吐槽云计算:“这种白痴行为什么时候会停止?这不过是一时兴起的时尚潮流,是疯狂的事情。”而四年之后,这位“硅谷最老的花花公子”也不得不宣布向云战略进军了。

传统IDC消亡之后的云计算服务如何破局?

汹涌的互联网创业潮为云服务提供了取之不竭的需求,如今,云端之战正在两个战场同时打响,公有云市场飞速成长,私有云市场备受关注。在传统IDC消亡之际,如亚马逊AWS、微软Azure和新兴的阿里云等巨头都在搭建云端的生态系统,这个未来的万亿市场正在极速进化。

AWS的高处不胜寒

云计算是一个需要持续投入的高利润产品,当年Jeff Bezos打造亚马逊的云服务平台AWS时,他关心的不过是如何在低谷时出售多余的云计算能力,然而由此诞生的却是亚马逊利润最多的产品,以致于每次亚马逊的高层会议都在强调对云端业务的追加投入。

如今的AWS不仅即将超越零售成为亚马逊最大的业务,还是营收增长最快的业务。AWS快速建立数据中心的能力降低了创业公司的试错成本,使得后者可以不必担心服务端的供给能力,大胆创新,勇于试验,事实上云存储和云计算只是AWS多达40种服务中的两项而已。不过,握有三分之一市场份额贵为全球最大公有云的AWS并非没有隐忧,它不但在全世界面临微软、IBM、谷歌等老对手的竞争,在新兴市场还受到阿里云、腾讯云、首都在线等中国对手的强烈挑战。

决定价格的是市场而非成本

云服务的赢利能力取决于规模,服务的客户越多分摊的成本越低,这一向是亚马逊AWS的致胜之道,但它进入中国的时间虽早,迄今却未获IDC电信增值业务牌照,只能提供有限的预览帐号,不可避免的遭到中国同行的全力反攻。阿里云的MAP计划正把互联网+的理念推向全世界,硅谷和迪拜的数据中心已经建立,阿里云在不断提升国际市场服务能力的同时,还祭出了电商屡试不爽的价格战手段,今年2月,阿里云的开放存储服务一次性就降价66%,CDN的价格也在不断下调,云存储的价格已经下探到硬盘的区间了。

从263转型而来的首都在线也正从传统IDC模式快速切入公有云市场,建立全球分布式一体化云平台,通过在全球14个城市设立机房,着重解决出国链路质量,改善和提升从国内到国外的网络速度,这一直是中国外贸企业运维人员的痛点。

云服务提供商的竞争越来越激烈,包括谷歌在内都不惜压缩利润争夺原属于AWS的市场,中国同行更是精于此道,未来云服务商的赢利能力取决于在复杂的网络架构和快速多变的需求的双重压力下,确保快速部署和安全稳定的应变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