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数据时代,“关门固守”要不得

大数据无影无形却又无所不在。你上网搜索的关键词,你网上购物的记录,你在社交平台分享的消息,可能都极具“价值”。

“大数据就像新世纪的矿产和石油,可能带来全新的创业方向、商业模式和投资机会。”6月11日在科技日报社主办的《科技创新大讲堂》上,亚信集团董事长、宽带资本董事长田溯宁说,“今天,我们可能到了一个新的大发现时代,就是像人类过去发现新大陆、发现矿物质、发现抗菌素一样,我们到了一个数据大发现时代”。

而在此前的5月26日,他出席了“全球大数据时代贵阳峰会”。他清晰记得,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对于大数据的期待,“当今世界,新一轮科技和产业革命正在蓬勃兴起。数据是基础性资源,也是重要生产力。”

抓住大数据时代的发展机遇,我们还有哪些问题要注意?“大数据发展的最大障碍,在于数据的流动性和可获取性。开放的、流通的数据是时代趋势的要求,关门固守要不得。”田溯宁说。

大数据时代,“关门固守”要不得

田溯宁在科技创新大讲堂发表演讲。 周维海摄

问题一:如何走出被数据“窥视”的无奈?

田溯宁:在数据特区里先行先试,让立法跟上技术创新的脚步

对于许多在网上购物的顾客来说,总能在网页上看到与他们浏览记录相似的产品广告。网络浏览记录、交易记录、手机通话记录,你在网络上的每一个“足迹”,都可能以数据形式记录并存储下来,它们精准、事无巨细。

“不可否认,大数据为监测和预示人们的生活提供了方便,但个人隐私也随之暴露在无形的第三只眼之下。企业对用户行为数据进行挖掘和分析,这一过程不可避免地威胁到普通人的隐私。”在田溯宁看来,“数据要被应用,才能产生价值。这就需要在隐私和获利之间进行权衡”。

他认为,大数据有可能是大机遇,但如果缺乏规范也能变成大危机。“目前,我国法律并没有对数据使用进行相关约束,也没有信用评估的机构进行监管,使得很多数据使用还游走在法律的边缘。”田溯宁告诉记者,这就要让立法跟上技术创新的脚步。

“在全球,隐私交易行为都是不被允许的。这种行为触碰了商业道德底线。想要建立起平等、公平的市场环境,就要遵守规则。”同时,田溯宁也强调,“相比这些新生事物,政策和法律具有一定的滞后性。对于大数据的健康发展来讲,这些问题会随着时间逐步显现并规范。”

“以云计算为基础的信息存储、分享和挖掘手段,可以便宜、有效地将这些大量、高速、多变化的终端数据存储下来,并随时进行分析与计算。大数据是中国发展必须抓住的机遇。”田溯宁认为,关于大数据利弊的争论,在短时间内不会停止,“不如像当年搞特区一样,建一些‘数据特区’。在这些地方先行先试,发现问题,解决问题,做好了再大范围推开”。

问题二:如何打破利益壁垒让数据实现公开?

田溯宁:数据公开从政府部门开始,在应用过程中逐步脱敏

“大数据的真实价值就像漂浮在海洋中的冰山,第一眼只能看到冰山的一角,绝大部分都隐藏在表面之下。”拥抱大数据时代,田溯宁也坦陈,“庞大的人群和应用市尝复杂性高、充满变化,使得中国成为世界上最复杂的大数据国家。”

大数据想要产生价值,必须开放与共享。田溯宁说,“但现实情况是,需要数据共享的各个行业之间,存在着各种壁垒”。

他举例说明,在商业领域,大数据的共享往往限于企业内部或相关联的合作者之间。企业间的大数据之所以没有做到完全共享,最显著的问题是企业对彼此数据安全的不信任。这是情有可原的,需要随着社会各方面的发展逐步解决。

“在我国,政府拥有庞大的资源。比如天气资源、交通资源,对于公共领域的大数据来说,政府有责任对其进行整合和开放。”田溯宁说,2009年,美国政府创建了Data.gov网站,为大数据敞开了大门,公众能够通过这个网站获得各种政府数据。印度也有“数据公开”运动。中国要赶上这样一场大数据变革,政府应该首先公开数据,其次是企业,最后在个人。

“解决这种由大规模数据引发的问题、探索以大数据为基础的解决方案,是中国产业升级、效率提高的重要手段。数据挖掘不仅能够成为公司竞争力的来源,也将成为国家竞争力的一部分。”田溯宁说,“目前,在贵州建立的大数据交易所,更多的是和政府相关的数据。这是政府公开资源的一种尝试。数据在应用过程中逐步脱敏,不再涉及隐私,流通起来能创造更多的社会效益”。

问题三:如何在“数据大发现时代”不掉队?

田溯宁:抓住大数据发展的制高点,让产学研紧密结合起来

“大数据的重要性,必须从历史角度看问题。”田溯宁说。

在他看来,“郑和下西洋比哥伦布还早,但我们失去了发现新大陆的机会;工业革命发生时,我们还在闭关锁国,失去了快速发展的机会。这一次,数据大发现时代,我们和世界是同步的。尽管大数据安全性等争论还要持续很久,但我们必须行动起来,不能再次掉队”。

如何在“数据大发现时代”不掉队?田溯宁认为,必须抓住大数据发展的制高点。

“创建基于民间合作,并得到政府理解和支持的一个国际开放和透明的交流平台;推动全球大数据的标准、规范、伦理和法规的研究;率先建立国家性大数据组织,推动更多的大数据国际专业机构产生,形成丰富的大数据生态系统。”田溯宁说。

“大数据时代为人类社会发展提供了空前的机遇和挑战,大数据流动的国际属性、数据产权、隐私权、主权等诸多问题,利用贵阳成功举办大数据博览会机会,我们广泛征求业界意见,决定发起国际大数据联盟,期待各国商界、学界和政界具有未来视野和社会影响力的领导者们一起加盟,共同推进大数据国际协调平台的建立,通过广泛深入交流和业务合作来建立国际的共识和标准。”田溯宁说,《大数据贵阳宣言》,正是我国大数据发展应该明确的方向。

“关起门来搞创新是行不通的。我们要建立大数据研究室,让产学研各界紧密结合起来。我们要以开放的心态,创新的勇气来拥抱大数据时代。”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经纬人工智能实验室|中国人工智能第一媒体平台,专注人工智能、机器人、物联网、云计算等新兴技术信息资讯! » 大数据时代,“关门固守”要不得

赞 (0)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评论前必须登录!

登陆 注册